納塔奈尔

你有多久没见过大海了

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